《消失的情人节》(My Missing Valentine)|永远的错过,永远的跟不上

《消失的情人节》(My Missing Valentine)|永远的错过,永远的跟不上

看怕2020年再没有机会入戏院了,庆幸我在戏院关门前已赶及看了几部大片,理应趁这段空档补回文章,免得网志荒废。

今年金马奖的最佳影片得主是《消失的情人节》。我在亚洲电影节看后,谈不上立即喜欢,纯粹觉得电影的调子颇有趣轻松,许多台式幽默的确令全场哄堂大笑,李霈瑜和刘冠廷的演绎更是赏心悦目,但从没预期这是会踏上舞台夺得全场大奖的作品。后来反覆细想,纵然《消失的情人节》仍不算是我会深深爱上的电影,但我大概明白它夺奖的原因— —电影的确十分「台湾」。正如今时今日,我们喜欢一部电影,想它夺奖,都会因为它的「本土性」而额外加分一样,《消失的情人节》也许因为它纯净的台湾味道而获得青睐。此外,《消失的情人节》即使以魔幻超现实的桥段包装,但内里的人情味浓厚,雅俗共赏,角色贴地讨好,入围的其余四部作品,我只看了《亲爱的房客》(Dear Tenant),这明显是为了冲击颁奖礼的「攞奖片」,反而弄巧反拙,让小品题材出奇制胜。

《消失的情人节》中,前半部讲述时间过得较快的急性子李霈瑜,后半部分则以时间过得极慢的慢郎中刘冠廷的视角展开。电影谈消失、遗忘、失去、错过,李霈瑜因急赶快速的个性,成长以来一直遗失了大大小小的事物,包括家居小物、父亲,还有在身后默默爱她的人,直至某天停了下来,动弹不得,那个爱她的人才有机会与她共度美好时光,后来她苏醒过后,发现自己错过了一天,透过寻根究柢的过程,才蓦然醒觉自己失去过那么多。

若然电影说的如此一面倒,我不认为《消失的情人节》需要斩开一半的篇幅,以刘冠角的视角叙述。说到底,一切未必只是急性子的错。与其只怪罪性格急进的人容易错过人与事,倒不如想想慢条斯理的人也一样失去同样多的东西啊。像刘冠廷一样,即使心爱的人近在咫尺,也不是一直擦身​​而过吗?

《消失的情人节》要说的,也许是节奏。一个太快,一个太慢,就是永远的错过,永远的跟不上。唯有那个惯于焦急不安地打破沙锅追查到底的,愿意坐下耐心等候;而那个一直默默藏身一角进退失据的,鼓起勇气展开旅程,节奏才得以调整,平时行空也得以汇合。爱情如是,生活如是。电影由一开始的台湾城市景观,后半部分转移到乡郊旧区,似乎也有一种城乡变化的隐含意义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福利社 » 《消失的情人节》(My Missing Valentine)|永远的错过,永远的跟不上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