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热血合唱团》(Find Your Voice)|对下一代的恶意荼毒

《热血合唱团》(Find Your Voice)|对下一代的恶意荼毒

我本来对《热血合唱团》没有期望,预想电影只是复制《五个小孩的校长》(Little Big Master)的成功套路,杨千女华饰演的校长变成刘德华的指挥家,幼稚园学生换成Band 3中学生。万料不到,在零期望的情况下,电影开始了四秒,我已感到彻底失望,想撼头埋墙,露出「?‍♀️」的表情。它甚至比去年打入我个人的烂片十大的《大师兄》(Big Brother)还要差劣。

其实《五个小队的校长》难看,是众人心照不宣的事。电影之所以成功,是它的贴地真挚,以及由当时大家仍然觉得是心口挂个勇字的杨千嬅主演,还有一个必杀技— — 小孩。哪管情节多老土多狗血,要是由小孩担演,观众自然感动。人有恻隐之心,看见小孩流泪,观众马上老泪纵横,于是创造了一出赚人热泪的票房奇迹。

《热血合唱团》没了这先天优势,编导的功力正式见真章,也随即自暴其短。编导用了短短几个镜头,便立刻交代了几位主要的学生角色的背景:女学生甲在学校楼梯看见男友与另一女生调情;女学生乙睡觉听中听见父母吵架,母亲劝说父亲别再喝酒;男学生在家门外听见父亲对母亲粗言相向兼拳打脚踢;名校生被父亲督促成绩不及他人。交代角色背景不是问题,问题是电影拍了几组镜头后,好像已预期观众全面了解了这班学生的个性和遭遇,然后施予无限同情。这不仅是面貌化得离谱的人物塑造,掩饰自己粗疏浅薄和不足的资料搜集(或者根本没有做过资料搜集),更是懒惰至极、不负责任的说故事手法,对观众的莫大侮辱。反正戏中一名毫不起眼的配角昏迷了,电影也要煞有介事地搬出「昏迷第三日」在银幕上(留意,系冇「昏迷第一日」同「昏迷第二日」,系唔知点解第三日咁重要要特登摆只字出嚟),要是慵懒如许,那不如连那几组镜头都别拍了,直接将人物的背景也以文字交代吧,直接写道「男学生,18岁,父母常吵架,自小得不到父爱」「女学生,家贫,但爱Cosplay,父亲酗酒」好吗?

整部《热血合唱团》完美示范什么是「拍错嘢」。电影是把编剧常写的「人物小传」拍了出来,而不是拍了真正的故事大纲。对,合唱团中途的确遇上了阻滞,如成员离队,主办团体施压威胁解散合唱团等,但明明观众最想看的,是一班废青如何在严厉的指挥家的指导下团结一致,寻觅自我,但这重要部分在电影中离奇消失,他们对刘德华没有反抗,明明来自不同学校已一见如故,无风无浪。最搞笑的,是电影常强调年轻人要找回自己,英文戏名也是Find Your Voice,但请问他们最后找到了些什么?是刘德华向学校提出让那男学生重新补考,是刘德华送口琴给那个痴脷筋小男队练习⋯⋯是不是找到了刘德华,所有人生的问题便能迎刃而解?

我一向很怕香港电影拍学生题材,除非编导真的花了许多工夫了解时下年轻人的心态,否则电影中的学生,往往都离地到上太空。在编导眼中,今时今日年轻人的难题,不是失恋分手,就是父母吵架,又或者想玩Cosplay 但没钱买衣服。我不是说你一定要写年轻人义愤填膺地上街抗争,但破碎的家庭和感情背后,贫困低下的成长环境之中,是不是有多一层值得挖掘和探讨的空间?很多事,真的不是「家贫」两个字就可以圆满解释了。编导是懒于研究,还是思想真的如此简单空白?

事实上,写得出马路上追车、冒雨求饶等等八十年代看都嫌old school 的场面,大概都能看出编导的时代严重脱节,怪不得在戏中也一直谈及角色的过去,而不是好好地写故事「现在」要发生的事。

看完《热血合唱团》,我率先是替在香港读电影读编剧的学生感到悲哀。若你写出如斯货色交功课,一定俾老师抽插到烂屎忽,但偏偏现实中,就是有这样的垃圾被拍成电影并上映。你说叫一班真正求学研习电影知识编导技巧的学生情何以堪?

还有拜托,不要以为拍了年轻人题材,就代表为年轻人做了些什么。你明知这样的题材和戏种,一定不少大人携着小孩一同观看。未来的社会栋梁,看了这部电影,便以为电影就是这样,拍电影就是这样。然后还好意思说香港电影打不死?这种质素,已活生生地彰显香港电影的死因。这简直是​​遗祸人间,对下一代的品味、鉴赏能力和审美观的恶意荼毒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福利社 » 《热血合唱团》(Find Your Voice)|对下一代的恶意荼毒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