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逆权选美》(Misbehaviour)|宏大理想,都是狭隘的角度

《逆权选美》(Misbehaviour)|宏大理想,都是狭隘的角度

《逆权选美》改编自1970年的世界小姐选美赛事,女权组织成员抗议选美会物化女性身体,在比赛期间冲上舞台,阻碍和扰乱赛事;同时当年种族平权的概念亦渐次萌芽,于是比赛首度挑选黑人女性参赛者,其中来自格林纳达的佳丽成为首位获胜的黑人女性,颠覆传统审美观。女性主义、种族平等,共冶一炉,原以为又是一出左胶电影,但原来不然。电影不是盲目地支持左胶,反而是教左胶重新思考。它以当年一件具争议性的事,呈现各种反建制或争取小众权益时的挣扎,没有道貌岸然地站在高地,没有说教式地灌输什么立场,将反思留给观众。或许,这就是英美大不同。换作是美国电影,电影大概要掷地有声地交出一个愤世嫉俗的总结,好让左胶大快人心;但《逆权选美》是英国电影,处理得宜,庄谐并重,多了的是一份玩味和幽默感。

女权分子和选美佳丽,本是电影中两条故事线,唯独到了最后,扰乱选美比赛秩序的Keira Knightley 和赢得冠军的格林纳达小姐,才有了短短的一面之缘。Keira Knightley 解释她并非针对参赛者,只是反对选美背后反映的价值,格林纳达小姐告诉她参加选美的初衷,就是让其他黑人女性知道她们也能在世界上占一席位,扩阔整个社会的思维和眼界,Keira Knightley 却质疑如果她们是根据公式化的标准美貌被评头品足,不是只会令社会更狭隘吗?她们聊了寥寥数句,已为电影赋予重大的意义。《逆权选美》不是典型地挺女性、撑少数族裔,它提出的是我们自以为拥有宏大高尚的理念,争取什么维护什么,但到头来大家都是站在一个狭隘的角度,忽视了其他人的想法。Keira Knightley 不理解赢得世界小姐对其他国家的人有什么重大意义,格林纳达小姐也似乎无暇思考选美比赛背后扭曲的价值。

但这不等同我们争取什么就是错,而是我们在争取什么之前,不如想多一步、想深一层。例如女权分子想在选美赛事场内捣乱,但她们会留待佳丽离台后才会行事,以免佳丽们尴尬。参与女权解放的Keira Knightley 和Jessie Buckley,本身的价值观也十分迥异︰Keira Knightley 有学历、有修养,算是中产家庭,她心里也认同女性在父权社会下常被压榨,但眼见女权分子涂鸦破坏公物,她会看不过眼,又质疑这样做有何用处,她自觉进入建制后,便可以顽强抵抗,像利用官方的媒体渠道抒发己见,或加入大学里男生满座的研讨会(当然最后才发觉女性发言总是没人理会);Jessie Buckley 是激进女权分子,甚至偏向社会主义,与朋友合住公社、共用金钱和资源,家里没有电视,认为传媒只是散播官方讯息的工具,她会在公共场所大肆破坏,一不做二不休,因为不做就没有人会看到。然而,即使Keira Knightley 讥笑Jessie Buckley 为反主流的白痴,Jessie Buckley 又指摘Keira Knightley 是崇尚个人主义的资本家,但最后她们还是能异中求同,同中存异,成功展开妇女解放运动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福利社 » 《逆权选美》(Misbehaviour)|宏大理想,都是狭隘的角度

赞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