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能》(Tenet)|feel 下渠先。

《天能》(Tenet)|feel 下渠先。

很怕看Christopher Nolan 的电影。我不是聪明的观众,不向往烧脑,但时空交错和叙事结构的复杂性还是其次,最怕的其实是「老兰粉」,不知何解就是很怕得罪他们。有时你尝试提出一些故事上的不足,其他人很容易便会以「你唔明啫」一句驳斥(咁事实又真系唔明慨),所以都唔知讲咩好。

对于《天能》,相信大部分观众都认同今次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,但就是有一种似懂非懂、似明非明的暧昧感,很不实在。我在观影后阅读网上的详细分析,但那些解读文章似乎比电影本身更晦涩难懂,令我更加头痛了。事先声明,以下纯属个人观感,可能有部分正因为我没有百分百看懂才引起的感受,不喜勿插。

看《天能》的时候,我想起了很多其他电影,如《哈利波特:阿兹卡班的逃犯》(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)、《天煞异降》(Arrival) 和日本片《明天,我要和昨天的妳约会》(Tomorrow I Will Date Yesterday’s You)。《哈利波特》当然能以「魔法」二字便能说明一切,《天煞异降》着重语言学,《明天,我要和昨天的妳约会》更是漏洞处处,它根本无意建立其独特的世界观,只贪求想到好点子便创造廉价催泪的爱情故事。《天能》以紧凑的故事,包装严格的科学理论,以科幻片来说,是超额完成。

但Christopher Nolan 的深度理应不止于此。科学知识、叙事结构,也不算是他的卖点,他的厉害之处是科学中见哲理,理论中探人性。犹记得看《凶心人》(Memento),大家都对电影叙事手法赞不绝口,但最震撼我的倒是它的结局,原来主角自创记忆,活在自制的假象中,订立自己的生存意义,这引起对人的存在价值无穷无尽的反思。

今次《天能》在这方面有所欠缺,一来时间逆行的概念宏大,创造整个宇宙观的篇幅的占据比例太多,实在无暇建立角色的发展,二来节奏极快,观众只能停留理解的层面,未能代入角色的心情。例如电影中,主角和Robert Pattinson 的互动仅限于交换情报、谈论战略,未有深刻的情感交流;到了最后,我们发现Robert Pattinson 为主角牺牲,也只能恍然大悟地「哦」一声。当然,主角中途曾怀疑Robert Pattinson,最终得悉真相后,或多或少会感到震惊或内疚,但对观众而言,却又难以牵动什么情绪。

我不是规定电影一定要有什么感人肺腑的元素。假如《天能》娓娓道来一个纯科幻动作故事,我是OK 的,但它又不完全是这样。它谈命定论:我们可以改变未来吗?如果未来的世界乌烟瘴气,我们应该回到过去阻止它灭亡吗?还是如Robert Pattinson 所说,其实不用想太多,相信直觉,万物皆有定律,一切自有答案。另外,Elizabeth Debicki 在过去时瞥到一个女人跳进海里的身影,觉得她自由自在,欣羡不已,最后我们发现,那个女人就是未来的她。我喜欢这个设计:原来我们一直羡慕的,是未来的自己;也许我们一直低估了自己改变世界的能力,这也与主角「I am the protagonist」的论调不谋而合。其实《天能》不是没有发人深省的部分,但今次的处理有点尴尬,介乎想讲又唔想讲之间,好些主角「改变未来」、「我才是主角」之类的感悟,依靠突如其来的对白吐出来,我那一刻是有点out戏的(这也可以归咎于John David Washington 的演技,个人觉得他演绎得不好,可能渠本人都未明哂个故事)。

不过,想深一层,这也是非战之罪。这个故事,涵盖的时间线非常辽阔,《天能》仅是它的前部分而已。如没理解错误,未来的John David Washington 会委派Robert Pattinson 拯救过去的自己,最终壮烈牺牲,完成大业。因此,二人的感情,应在未来才建立起来。由于《天能》却是「过去」的故事,观众以过去的主角的视点理解剧情,自然不会视Robert Pattinson 为友谊深厚的战友。电影不可能完整地描绘整个时空的运作。描绘了,反而可能会丧失趣味。要讲这样的故事,唯有摒弃某些元素,冇计。

电影前段,科学家向主角解释逆行子弹时,说过「不要尝试理解它,感受它」。有人说,电影太难懂了,连导演都叫我们这班愚蠢的观众不要尝试理解它,感受它就好了。我倒觉得这句话,并不是适用于《天能》上,而是《天能》的故事之后发生的事。那些在未来时空发生的人际关系和感情,今次不表露出来,feel 下渠先,留待日后慢慢细味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福利社 » 《天能》(Tenet)|feel 下渠先。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