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吞上瘾》(Swallow)|我的身体不是我的。

《吞上瘾》(Swallow)|我的身体不是我的。

《吞上瘾》令我想起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《玩偶之家》(A Doll’s House)。Haley Bennett 嫁了有钱老公,住在豪华海景别墅,她每天的打扮花枝招展,丈夫也对她如珠如宝,生活理应幸福美满,但她却并不快乐。

电影的宣传策略颇引人入胜,指没有血腥恶心的场面,却会令你极度不安。原因是戏中的Haley Bennett 患有异食癖,会吞下不能食用的物件,如波子、电芯、纸、泥土等,她甚至曾吞下别针等尖锐物品,怵目惊心。然而,异食癖在戏中其实只是一个幌子。电影无意考究主角何解会患上异食癖,即使最后Haley Bennett 寻求协助,娓娓道出自己的过去,但似乎也与这个癖好没有多大关连(当然童年阴影很有可能影响长大后的情绪和心理健康,但我不是专家,难以说准)。但这并不代表电影单纯地是营造猎奇心态,为观众带来官能刺激,相反,就算没有异食癖这一工具式的桥段,我依然觉得电影立意鲜明:它要说的是身体自主。

如果说,电影中的Haley Bennett 是心灵空虚,寂寞难耐,我认为只说对了浅层的表象。她的孤寂,不是不被爱,无人生目标的那种,而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的身体,以至她自我的存在。她怀孕了,众人关心的,是她肚里的还未出世的婴孩;她开腔说话,却没人理会,没人注意。那个肚内还不成人形的婴儿,享有的关注比她还要多。及后她的异食癖被家人发现,奶奶认为她身体欠缺铁质,帮忙榨果汁煮饭,认为这样便能迎刃而解。她的躯体如像一个外壳,甚或机器,故障了,便维修重整。戏中,还有一个小细节:丈夫的同事向她索求一个拥抱,她本身不情不愿,无奈拥抱下,却发现感到舒畅的人竟是自己,证明她一直需要别人认证她的身体的存在。

后来,我们知道原来Haley Bennett 是因奸成孕的产物,这进一步解说了她内心的挣扎,经常觉得「我的身体不是我的」。当年母亲因为宗教理由,即使被奸也不愿堕胎,坚持生下孩子。虽然电影没有言明,但我们可以想像,也许当时的母亲同样饱受各界压力,才会做出这样对腹中孩儿不负责任的行为。可能当年的母亲,就跟如今的Haley Bennett 一样,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。因此,当生下孩子后,母亲便离她而去,组织另一家庭,期望活出自主。于是,Haley Bennett 采取与母亲截然不相反的决定:她堕胎。她不但不要重蹈覆辙,还要立刻重夺身体的自主权。她不再是胎儿的载体,䆁后过后也不再自觉是意外的产物,她终于感受身体的存在。

那么,到底为什么是异食癖呢?网上看见有人分析,可能是Haley Bennett 一早潜意识想伤害胎儿。我本身的想法是,她曾说酷爱物品在口中的感觉,我推断那可能是她感受身体存在的一种方法。或许导演是特地留下空白,由观众反思细想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福利社 » 《吞上瘾》(Swallow)|我的身体不是我的。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