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
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
《怪胎》由廖明毅执导,林柏宏与谢欣颖主演,描述两位强迫症患者的恋爱故事,iPhone拍摄电影的结果令人赞叹……

一直以来,强迫症就是个神秘又难解的现代文明病,它不代表一个人在痊愈前会影响健康,但背后影响生活的程度,却往往是外人难以想像的制约──曾几何时,如果这样的病症碰上了同样情境的恋人,那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?不为人知的发展和情愫,又会有什么样意想不到的变化?

过去曾任《六弄咖啡馆》、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等片的执行导演廖明毅,如今终于自己多年的酝酿下,诞生了人生第一部长篇作品──《怪胎》。除了导演工作外,他还身兼剧本、摄影与剪辑等数职,不仅首映后受到各界热烈回响,独特的美术坚持和摄影构图态度,更交织出剧本完美又动人的一面。

廖明毅说,「我想创造出新的镜头语言,来阐述爱情的承诺与偏执。毕竟,爱情的开始,不论对方的优缺点,一切都好美,可是经过了时间、磨合,这道光不再灿烂之后呢?」

20年的底蕴用iPhone颠覆电影传统

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
值得注意的是,《怪胎》是亚洲首部完全以iPhone拍摄的剧情长片,如此独特的摄影媒介颠覆了观众对电影的既定印象和成见,而成品后的极高品质,更是交织出那独特镜头下散发的叙事魅力和浪漫。

谁也没想到,iPhone居然能拍电影,更在精雕细琢的巧思下,还迸发超乎想像的极致。

廖明毅分享,从求学以来,他一直想做的东西就是电影,自2000年至今,这个梦想酝酿了20年,但很少有人可以直接把电影当成自己志业。「于是,为了混口饭吃,就去拍了MV与广告、加入电影剧组学习,而剧本则是一直以来都在写、长年以来磨练的结果。」

于是,一直到前年,他发现自己可以拍电影的时刻到了,他希望从「小」的事物开始拍,却不要由于电影规格小而失去了创作的自由度;因此在iPhone拍摄下,除了省去了极高预算,在没有太多投资方干扰的状态中,更能全心做出自己认为自我意识极高却又大众化的作品。

谁说电影不能用手机拍摄?

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
有趣的是,之所以坚持以iPhone拍摄,其实来自于他对「电影」名词的重新定义和挑战。

廖明毅说,在他刚学电影的时候,他也曾认为电影应该都是用传统摄影机拍摄,甚至必须上院线的作品才称得上是「电影」。

但随着近几年串流平台的兴起,许多好作品却纷纷不上院线、甚至某些参差不齐的电影竟然在电影院上映时,「电影是不是要上电影院或是否一定要用什么媒介拍,好像都不一定了。」

于是,一场场踏上以iPhone拍主流广告、MV作品的挑战,奠定了他在业界独树一格的坚持和态度。

爱情的承诺与换位思考

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
而《怪胎》的呈现,就从他对自己作品的完美坚持「强迫症」下,缔造了无数好口碑。片中对于承诺和换位思考的醍醐灌顶,也点醒了许多恋爱中的少男少女。

「在爱情上,两个人遇到对方是非常难得的事,热恋期时,彼此会非常相爱,但当时间一久,一个人可能会说变就变,而所有对爱情的承诺也成了过往云烟。」

然而,对于承诺,没有人是在骗对方,只是没有人知道自己会变;但承诺之于爱情,却又是个必要的存在。

廖明毅表示,他希望透过《怪胎》让观众能跟着角色一起欢笑、一起哭泣,也从爱情的残酷中,体悟换位思考的重要,「如果有一天,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,你会不会做不到?」

用低成本让作品有更大程度的发挥

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1 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福利社 » 《怪胎》:热恋时,所有缺点都是优点;但不爱时,所有承诺都成了致命伤

赞 (1)